<big id="lr9vz"></big>

        <b id="lr9vz"><ol id="lr9vz"></ol></b>

              <noframes id="lr9vz">
                <big id="lr9vz"><del id="lr9vz"><del id="lr9vz"></del></del></big>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共同富裕
                首頁 > 思想理論 > 深度原創 > 正文

                【大國新村:沿著總書記的足跡】新時代如何推進鄉村治理

                大國新村文章配圖

                編者按:推進鄉村治理事關農村社會和諧穩定,事關鄉村振興戰略大局,事關基層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完善黨組織領導的自治、法治、德治相結合的鄉村治理體系,讓農村既充滿活力又穩定有序。”新時代如何推進鄉村治理?今天,中國農業大學人文與發展學院教授、國家鄉村振興研究院副院長左停為我們分享鄉村治理的重要意義和重點領域。

                【經驗分享】

                福建平潭大坪村:“黨建+”模式引領鄉村善治

                1698802102555

                主題黨日館

                大坪村位于福建平潭中西部。1996年—2000年,習近平同志掛鉤幫扶平潭縣大坪村,先后四次來到大坪村,訪貧問苦,指導打好脫貧攻堅戰,這個難啃的貧困村迎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近年來,大坪村不斷豐富“黨建+”模式的內涵與外延,在服務民生、鄉村建設中,大坪村黨總支堅持用黨的旗幟集聚治理力量,用紅色基因激活服務精神,以“支部+網格”的形式,構建“555”社會治理網格化服務機制,成立了全區首個老黨員驛站,在全村黨員家門口貼上“共產黨員戶”銘牌,組建黨員志愿服務隊及巾幗志愿服務隊,成立了大坪公益學堂,較好地發揮了黨組織聯系服務群眾、宣傳教育群眾、組織凝聚群眾的作用。

                【專家解讀】

                作者:中國農業大學人文與發展學院教授、國家鄉村振興研究院副院長 左停

                鄉村振興戰略的總要求是“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其中“治理有效”是重要基礎和路徑方法。2023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強化縣鄉村三級治理體系功能,壓實縣級責任,推動鄉鎮擴權賦能,夯實村級基礎”。在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新征程上探討鄉村治理新課題,對全面推進鄉村振興、促進農業農村現代化具有重要的時代意義。

                健全鄉村治理體系對鄉村振興的意義

                鄉村(包括鄉、村)是社會治理的基礎單元、也是國家政權體系向基層延伸的重要載體。鄉村治理是國家治理的基石,也是鄉村振興戰略任務中的重要一環。將鄉村治理融入到鄉村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生態建設等各個方面,不僅有利于實現高質量推進鄉村全面振興的目標,也有利于鞏固和完善國家治理現代化的建設成效。從鄉村振興的工作實踐角度來看,鄉村治理是鄉村振興工作的重要內核,包含鄉村產業組織治理、鄉村人居環境治理、鄉村民俗文化治理、鄉村民生保障治理等方面。健全鄉村治理體系,對鄉村振興各項工作的推進將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健全完善的鄉村治理體系可以增強農民的集體行動力、村莊凝聚力。農村合作經濟組織作為符合現代農業發展需要、助力農民走向共同富裕的載體,有助于促進農村生產關系與生產力水平動態調整、相互適應,是推動鄉村有效治理和繁榮發展的基礎性支撐,其開展的合作經營可以有效降低農戶分散經營的成本,提升農民的集體行動力。同時,健全的鄉村治理體系也能夠在村級公益事業建設中發揮重要作用,包括培育和打造各類公益建設的新型平臺,廣泛吸納各類組織形態的參與,完善村級公益事業建設投入的運作模式和激勵機制,從而激發農村組織成員的參與主動性與創造潛能,提升農村集體行動力,將內生動力成功轉化為外部生產力。

                健全完善的鄉村治理體系有助于拓展鄉村社會資本。嵌入在社會網絡中的社會資本是一種支持性的互惠互利的網絡資源、關系結構,個人之間通過合作、互惠、參與集體行動,個人行動的透明性增強,進而產生信任,形成社會資本,團體內的信任感擴展為對政府的信任,促進政府績效的提升。依托社區村(居)民委員會、社會工作者及志愿者、農村居民等群體力量的鄉村治理體系可以打破鄉村原有的閉塞格局,直接為進行社會互助、開展經濟和文化活動等提供平臺和渠道,促使村莊內部形成良性互動的社會關系網絡,拓寬村莊內部重構社會信任和價值導向的渠道,增加村莊物化的無形社會資本,進而更好地支撐鄉村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

                健全完善的鄉村治理體系可以激發鄉村振興的內生動力。近年來,在推動農村發展的過程中,國家自上而下地向鄉村輸入了各種傾斜性政策、項目、資金、人才、技術等。從很大程度上來說,這些資源輸入能否真正發揮作用,取決于鄉村能否找到有效的承接載體和運轉機制,將外部輸入資源轉換為內部生產要素和生產條件。健全完善的鄉村治理體系,可以通過合理設置公益崗位、開展技能培訓等方式進行產業收益的再分配,從而激發農民的內生動力;還可以在農村產業培育、人才培養、生態保護和文化引導等重要領域起到驅動作用,通過組織創新平臺的搭建實現輸入資源在農民間的公平配置,從而提高農民的積極性主動性,彰顯農民在農村發展中的主體地位。

                鄉村振興背景下鄉村治理的重點領域和發展方向

                充分發揮農民組織參與鄉村治理的積極作用

                隨著農村經濟社會的發展,鄉村治理的社會基礎、治理模式和特點也發生了變化,單純依靠農村基層黨組織的農村組織框架難以滿足新時代農民多樣化、寬領域的生產生活需求。不同參與主體多樣化訴求的滿足離不開現代化多功能性組織的豐富和完善。為此,有必要在政治、經濟和社會服務的大致分類中,拓展和完善與不同主體需求相匹配和相適應的農民組織,如以農村基層黨組織為核心的政治組織,以降低生產經營成本、提高生產效益為導向的農業生產經營組織,以養老托育為重點的社會服務組織,以及生活型、經濟型、文化型農民組織等,充分發揮農民組織助力鄉村治理與美麗鄉村建設的優勢作用。需要強調的是,中國的社會轉型是進行時,經濟社會發展在這一過程中趨于復雜多樣,應該對鄉村治理的具體形態持開放性態度,鼓勵基層組織打破束縛、釋放創新活力,積極探索鄉村治理組織新形態和新路徑。

                健全完善以村民自治、集體經濟管理為核心的村內事務治理框架

                村民自治是村民直接參與鄉村治理的重要平臺,也是鄉村振興的內生動力。應嘗試建立專門的村級議事會,進一步完善村級公共事務決策的民主參與機制,暢通和拓展農民參與村莊公共事務的通道,充分發揮農民的主觀能動性,不斷提升其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務水平,讓農民真正成為鄉村治理的主體,促進村內事務治理全面化、便捷化、實效化,加快形成鄉村共建共治共享格局。

                鄉村集體經濟組織作為推動農村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力量,可以有效整合、盤活村莊土地、人文、農產品資源,提升農村經濟發展水平和鄉村公共服務質量。鄉村集體經濟運轉成效在一定程度上決定了農村集體資產的享有數量、農業現代化的發展進度以及農民生活水平和質量。近年來,以明晰產權、完善權能,積極探索集體所有制的有效實現形式,不斷壯大集體經濟實力,不斷增加農民的財產性收入為目標原則的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為集體經濟發展創造了有力條件、奠定了良好根基,應在此基礎上更進一步保障好農村集體經濟組織法人地位,建立適應城鄉融合發展要求的農村集體經濟管理體制和運行機制,化解制約農村集體經濟發展的障礙,激發集體經濟發展活力,完善集體經濟管理和鄉村治理的利益聯結機制,更好滿足農民對公共產品和服務的需求。

                加快提高鄉村基本公共服務水平

                鄉村振興是貫穿中國式現代化建設全過程的一項長期而艱巨的歷史任務。當前,要以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為著力點推進鄉村振興。具體來說,要進一步提升農村基本公共服務質量、安全性、可獲得性和民眾的滿意度,健全涵蓋監護、生活、教育、醫療的農村社會關愛服務體系;優化提升鄉村治理服務型功能,給小農戶發展提供更多空間和機會,包括構建農戶土地成員權退出及定價機制、培育適應小農戶需求的多元化多層次農業生產性服務組織等,幫助農民真正融入到現代農業發展中去;深入思考農民工生計安全問題、農民老齡化與農民職業退出、家庭分化背景下的農村養老服務、農村兒童養育福利、鄉村集體和社區的作用、政府的權責與邊界等現實問題,提前謀劃部署政策措施。

                積極培育和促進鄉村社會組織發展

                鄉村社會組織在鄉村治理中發揮著重要作用,如可以有效地凝聚村莊內部的集體行動力、整合村莊內部的治理資源,從而助力重建鄉村內部秩序、促進鄉村社會融合等。孵化培育鄉村社會組織越來越成為實現鄉村治理現代化的重要路徑選擇。在具體工作中,應將農村社會組織的內涵、功能和實現形式嵌入到鄉村振興的戰略目標中去,同時進一步發揮農村基層組織的制度優勢,建設完善針對鄉村社會組織的政策支持和公共財政購買服務等措施,培育和促進功能性社會組織(包括農村經濟發展、社會性服務、公共事務、公益慈善、矛盾糾紛調解等)的發展,切實把村民有序組織起來參與各類公共活動,重建和激發農民有效參與鄉村治理的主動性、創造性和主體性,增強村莊內部村民的組織化能力,提升鄉村治理的組織化和機制化水平,形成共建共治共享的鄉村治理新格局。

                [責任編輯:曲統昱]
                日本系列有码字幕中文字幕_91久久精品无码一区二区_中文字幕人妻一区二区在线_亚洲欧美成aⅴ人在线

                <big id="lr9vz"></big>

                      <b id="lr9vz"><ol id="lr9vz"></ol></b>

                            <noframes id="lr9vz">
                              <big id="lr9vz"><del id="lr9vz"><del id="lr9vz"></del></del></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