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lr9vz"></big>

        <b id="lr9vz"><ol id="lr9vz"></ol></b>

              <noframes id="lr9vz">
                <big id="lr9vz"><del id="lr9vz"><del id="lr9vz"></del></del></big>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共同富裕
                首頁 > 讀書 > 正文

                《人海之間》:古代中國也是海洋中國

                以船、物、事、人四重視角,

                講述古代中國被塵封的海洋史記憶——

                獨領風騷:古代中國的海洋活動

                黑石號中發現的揚子江江心鏡(銘文“唐乾元元年戊戌十一月廿九日于揚州”)

                《人海之間:海洋亞洲中的中國與世界》楊斌 著 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

                這是一本關于海洋世界中古代中國的學術隨筆,焦點在于古代中國的海洋活動,或者說海洋中國。

                長期以來,古代中國被視為陸上帝國,也就是農業帝國,糧食為其根本,長城是其象征。然而,古代中國和現在一樣,東鄰太平洋,南俯南海,海岸線長達三萬二千多公里。因此,近些年來也有學者從海洋的角度來研究古代中國,將其視為海洋國家。作為海洋國家的古代中國和作為海洋強國的近代歐洲也常常引起很多學者的注意,并用來分析近代中國的衰落(所謂東方的衰落)和近代歐洲的崛起(所謂西方的崛起)。這是一個大課題,并非本書的主旨。不過,從海洋的角度來探索古代中國,倒也不失為理解近代中國之軌跡的一個獨出心裁的切入點。

                早在為《海貝與貝幣:鮮為人知的全球史》一書搜集資料的時候,我就注意到1974年在泉州灣發現的南宋沉船,也就是本書所說的“泉州一號”。泉州一號的船體殘骸中發現了2000多枚海貝,這引起了我的高度興趣。根據自己對海貝將近二十年的研究,我馬上意識到1980年代中國學者關于這艘南宋海船很可能是從東南亞尤其是三佛齊(位于蘇門答臘島)返航的論斷,雖然謹慎但未免太過保守,這艘海船應該自印度洋返航(依據是泉州一號中發現的降真香、乳香、龍涎香等香料和貨貝的產地,以及船體附著生物的地理分布和宋代文獻《諸蕃志》中泉州海船往返印度洋的記載)。

                在大航海時代到來之前的很長一段時間內,中國人曾經踴躍參與亞洲海洋的開拓與交流,海洋中國曾經一度是穿越南海和印度洋的中堅力量。早在漢晉時代,中國人就輾轉到了印度洋,目的是那里出產的珍珠奇寶;而后有求法僧人尋求真經,從陸路抵達印度,卻選擇了海路歸國。到了唐代,由于國際戰略的需要,李唐王朝主動派遣楊良瑤穿越印度洋出使黑衣大食,這是漢武帝時期張騫出使西域情景在唐代的再現。

                相對于世界帝國唐朝的主動,宋代在政治和軍事上均趨于防守。兩宋雖然吸引了東南亞乃至印度洋諸國,接待了許多所謂的朝貢使臣,但無論北宋還是南宋,都沒有派遣使節從海路前往印度洋。然而,伴隨著政治上保守的卻是海上貿易的繁華。中國的泉舶(也就是泉州建造的海船,或稱“福船”)以及廣舶(也就是廣州建造的海船,或稱“廣船”)在遠洋航行中嶄露頭角,逐漸取代了阿拉伯式縫合船,成為馳騁海洋亞洲的主力。保守地說,中國的海舶,大致在南宋時期就開始在海上獨領風騷,南海Ⅰ號和泉州一號便是明證。與此相應,中國的商人乘坐中國的海船,攜帶中國的商品,不但主動前去東南亞,也直接或者間接地乘船穿越了印度洋,抵達印度和阿拉伯世界。

                這本隨筆總共有二十一章,分為四個部分。第一部分“船”是本書的切入點,根據發掘先后,依次介紹了三艘沉船。第一艘就是1974年在泉州灣發現的南宋沉船泉州一號,第二艘是1998年在印尼海域發現的阿拉伯式海船“黑石號”,第三艘是最近打撈的南海Ⅰ號。泉州一號這艘宋代海船的發現對中國海洋史的研究意義至為關鍵,故全書以之“起航”。黑石號是目前考古發現最早往返于東亞(中國)與印度洋的古代海船,意義重大;而它代表的“縫合船”的造船法,流行于古代印度洋世界,首先馳騁于亞洲海域,值得一提。南海Ⅰ號時代早于泉州一號約一百年,它和泉州一號都是宋代中國的遠洋帆船。需要注意的是,取代黑石號直航印度洋的便是宋代中國的“泉舶”與“廣舶”,泉州一號和南海Ⅰ號均屬于前者。

                第二部分“物”,也就是商品,大致從這兩艘沉船的發現出發,逐一介紹了中國和亞洲海洋流通的商品,包括龍涎香、椰子、海貝與珊瑚等。第三部分“事”則在虛實之間,側重于海洋知識、信息與文化,甄選了在印度洋和海洋中國之間流傳的故事,或者說“海上流言”。“實”者如鄭和最后一次下西洋的細節、汪大淵等人對馬爾代夫的記錄;“虛”者如女兒國、人參果、南海觀音的信仰、中國魚鷹的傳說等,努力勾勒其流傳與衍變。其中或真或假,似真似假,半真半假,亦真亦假。第四部分“人”則逐一追述了從漢晉時代到鄭和下西洋這一千多年中到達印度洋世界的古代中國人,以管窺先賢篳路藍縷以啟山林的足跡。

                這四個部分,涉及海船、航海技術、地理知識、海洋生活、商人、商品以及相關的文化痕跡,無法截然分開。同時,由于作者個人的旨趣,本書重心在于古代中國和印度洋的海上交通,印度洋是重點,東海和南海敘述得不多。東海和南海毗鄰中國大陸,而印度洋則是古代中國的極遠(西)之海,是海洋中國的最遠觸角,代表了海洋中國的最高峰,故本書用力頗勤。讀者或可發現,印度洋的馬爾代夫時常在書中出現,這不僅是因為它坐落于海洋亞洲和海洋貿易之要沖,也是因為它在某種程度上象征了古代中國與印度洋世界交往之興衰沉浮。

                本書的主題試圖突出古代中國也是海洋中國,而海洋中國與海洋亞洲及海洋世界是密不可分的。采用海洋史的視角,將古代中國置于海洋世界當中,或許有助于我們對中國和世界有一些新的理解和認識。至于歐人西來之后的亞洲海洋,本書著墨不多。原因一方面是讀者對于古代中國的海洋經歷相對陌生,而作者對此頗有興趣;另一方面是近代以來頭緒頗多,亦非作者所長。我愿借用佛家之語“我聞如是”來揭示歷史的本質特征,也就是根據所聞(讀到的材料),構建過去發生但逐漸被時間沉淀、掩蓋和湮沒的人、物、事。古代中國的海洋知識,或者說,古代中國乃至古代世界的海洋知識,也大致口耳相傳,如同流言與白云,虛幻與真實交錯并存。

                作者 楊斌(作者為香港城市大學中文及歷史學系教授)

                [責任編輯:王爽]
                日本系列有码字幕中文字幕_91久久精品无码一区二区_中文字幕人妻一区二区在线_亚洲欧美成aⅴ人在线

                <big id="lr9vz"></big>

                      <b id="lr9vz"><ol id="lr9vz"></ol></b>

                            <noframes id="lr9vz">
                              <big id="lr9vz"><del id="lr9vz"><del id="lr9vz"></del></del></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