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id="lr9vz"></big>

        <b id="lr9vz"><ol id="lr9vz"></ol></b>

              <noframes id="lr9vz">
                <big id="lr9vz"><del id="lr9vz"><del id="lr9vz"></del></del></big>

                網站首頁 | 網站地圖

                共同富裕
                首頁 > 思想理論 > 深度原創 > 正文

                鄉村振興戰略指導下的生態博物館實踐

                【摘要】鄉村振興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然要求。鄉村博物館建設是延續鄉村文脈、促進文旅融合、提升鄉村文化自信的創新舉措。在鄉村博物館建設中,生態博物館建設對于推動鄉村發展具有重要意義,其中的文化價值、人才價值和產業價值等都值得關注。以生態博物館賦能鄉村振興,要注重理念創新,依托生態博物館提升鄉村治理水平,完善生態博物館賦能鄉村振興的協同機制,激發生態博物館賦能鄉村振興的數字化動能。

                【關鍵詞】生態博物館 鄉村振興 文化自信 集體記憶 【中圖分類號】G269.27 【文獻標識碼】A

                生態博物館建設的中國實踐

                生態博物館是以一定地域社區為單位、不設圍墻的“活態博物館”,強調保護、保存、展示自然和文化遺產的真實性、完整性和原生性,以及人與遺產的活態關系。中國生態博物館建設,走出了一條從西部傳統少數民族村寨開始,向東部發達漢族傳統村落發展的實踐路徑,經歷了以“貴州模式”“廣西模式”和“浙江安吉模式”為代表的生態博物館在中國實踐的三個階段,形成了迭代效應。

                “貴州模式”生態博物館實踐。20世紀90年代,中國博物館學會與挪威博物館協會專家聯合在貴州選擇四個各具民族特色的村寨,創建了梭戛(苗族)、鎮山(布依族)、隆里(漢族)和堂安(侗族)生態博物館。以梭戛生態博物館為代表的“貴州模式”被認為是中國“第一代”生態博物館,強調“社區+資料信息中心”的建設,以及“不主動接待旅游”的模式,實現民族文化和鄉村文化的保護。梭戛生態博物館通過開放式的博物館展區展示“長角苗”活態文化,由此來體現梭戛生態博物館不同于傳統博物館的樣貌。參觀者在“長角苗”的文化體驗中看到的是一種活態的文化,而不是一種靜態的文物。“貴州模式”構建了由“政府主導、專家指導、村民參與”的自上而下的生態博物館建設和運營模式。中挪兩國學者在總結貴州創建生態博物館實踐經驗的基礎上,于2005年提出“六枝原則”,并得到了國際博物館界的廣泛認同,取得了較好的社會效益。

                “廣西模式”生態博物館實踐。廣西于2004年提出建設生態博物館的“1+10工程”,即廣西民族博物館作為“1”,發揮龍頭作用,具體指導分布于廣西各縣市的10個生態博物館。在廣西民族博物館的指導下,10個民族生態博物館通過基礎設施建設、技能培訓和文旅融合等工作,探索鄉村文化遺產在地保存和培育,以及鄉村振興多重目標的實現路徑。廣西“1+10工程”是獨立自主的生態博物館建設與實踐,被認為是中國“第二代”生態博物館。其自主特征體現在專家團隊的選擇、建設資金的使用、生態博物館建設形態的選擇等方面,仍然遵循與“貴州模式”一樣的“政府主導、專家指導、村民參與”原則,不過沒有外國生態博物館專家參與,而是加入了國內的民族學等學科的專家。“廣西模式”生態博物館的“生態”表達發生了比較大的變化,其重視與鄉村旅游掛鉤,取得了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雙豐收。

                “浙江安吉模式”生態博物館實踐。浙江安吉生態博物館群被認為是中國“第三代”生態博物館的代表。安吉生態博物館群在建設初期,在定位上強調旅游價值,依托鄰近上海、杭州等城市的地緣優勢,積極開發文旅融合線路來吸引游客。安吉生態博物館群是由“中心館(資料信息中心)+專題展示館+村落文化展示館”組成的開放系統,對已建成的博物館通過指導提級,擇優納入體系。在安吉縣域內建成由1個中心館、13個專題展示館和26個村落文化展示館(點)組成的生態博物館群。除了挖掘和傳承文化遺產,保護人文生態和自然生態之外,通過生態博物館群建設來激活村民集體記憶,傳承優秀傳統文化,還進一步凝練出“居民與政府的良好配合及文化自覺”“遺產與資源特色及其整合”“制度先行與良性運轉”“點—線—面式的博物館群創新”等經驗,實踐了自下而上的生態博物館建設模式。“浙江安吉模式”的成功在于提倡對鄉村文化和歷史自然景觀實施原狀保護和整體保護,推動村民對鄉村文化,尤其是非物質文化遺產開展居民自我保護下的動態傳承保護,促進了安吉縣生態效益、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的豐收。

                在中國的生態博物館實踐中,還建成了一批不同行業主題的生態博物館,如以林業為主題的“烏魯木齊·新疆林業自然生態博物館”,以農業遺產為主題的“陜西宜君旱作梯田農業生態博物館”,以蔬菜瓜果為主題的“山東定陶蔬菜生態博物館”,還有以地質、環保為主題的“江蘇·鹽城丹頂鶴濕地生態旅游區博物館”等。這些生態博物館將博物館與生態自然環境緊密聯系,成為保護自然生態和農林產業的有效抓手。

                生態博物館賦能鄉村振興的價值意蘊

                文化價值:喚醒集體記憶,確立文化自信。集體記憶在文化認同中起著關鍵作用。傳統村落不僅是村民的生產生活空間,更是村民的精神家園。隨著越來越多的人離開鄉村到城市生活和發展,城市中的人們出現了懷鄉情緒,鄉愁成為當今社會鄉土情懷的表達。生態博物館作為激活和建構集體記憶的場所,一方面其中的藏品文物和建筑景觀蘊含著豐富多彩的歷史文化信息,是鄉土記憶的載體,也是承載著集體記憶的物質實體,為書寫集體記憶提供了大量的物質資源;另一方面,生態博物館對村落文物與鄉村景觀的描述、闡釋與展陳的布置方式構成了特殊的敘事策略,這一敘事不僅是一種歷史的再現,也是一種意義的再建構。在鄉村文化的傳承和創新的實踐過程中,生態博物館通過文化浸潤形成了從鄉村文化認同到鄉村文化自覺,再到鄉村文化自信的進階。

                人才價值:鄉愁匯聚賢德,推動人才聚集。人才振興是鄉村振興的核心要素。生態博物館通過挖掘鄉村文化將村民更好地聯系起來,形成一個既包括鄉村文化生活,又涵蓋文化資源、文化活動和文化機制的新的鄉村公共文化空間,為鄉村人才成長、發展提供新路徑。一是充分挖掘鄉村的傳統技藝傳承人、能工巧匠等各類人才,通過生態博物館建設相應的“傳幫帶”人才培訓體系,充分發揮他們的一技之長,激發村民的內生動力。二是通過生態博物館傳承鄉村文化中自然、淳樸的文化品格,以鄉情鄉愁為紐帶,用鄉情感人、留人,感召社會賢達回歸家鄉建設,吸引城市專業人才前來參與特色農業、旅游、民宿、電商、文藝等鄉村產業。三是生態博物館改變了鄉村人文環境,形成了新的人文生態,推進美麗鄉村建設,創造了人才“留得住”的新型生活空間,增強了鄉村對各類人才的吸引力和服務力,使他們能夠留在鄉村安心創業,助力鄉村振興。

                產業價值:傳承非遺技藝,帶動產業發展。生態博物館通過對鄉村物質文化和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挖掘、保護與活態利用,有助于繼承與發揚鄉村社會的生活方式、風俗習慣,彰顯鄉村生活智慧、精神風貌與價值理念。產業振興是鄉村全面振興的基礎和關鍵。鄉村生態博物館兼具文化價值與經濟價值,有利于鄉村文化發展和產業振興。一是推動鄉村文化旅游發展。當前文旅融合的政策導向賦予旅游行業以更多資源支撐,生態博物館通過文化遺跡的展示和民俗文化的體驗,與鄉村文化資源、文化創意有機結合,促進鄉村文化旅游發展。特別是在結合研學游、康養游等旅游新業態方面大有可為。二是打造鄉村特色文化產業品牌。挖掘當地好的鄉村文化資源、非遺文化和自然環境優勢,通過生態博物館構建鄉村文化大院、非遺研習基地等鄉村社區非遺文化空間,以“非遺+文創”“非遺+產品”“非遺+演藝”等多種發展形式,推動鄉村經濟發展。三是探索產業發展新模式。通過生態博物館聯合、聯盟等方式,形成“博物館+企業+合作社+農戶+市場”的產業發展模式,實現多方共贏。

                生態博物館賦能鄉村振興的方向

                理念創新,增強以生態博物館賦能鄉村振興的發展意識。理念是行動的先導,要通過理念創新,不斷推動生態博物館賦能鄉村振興。牢固樹立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在生態博物館的建設中既要以滿足村民發展需求為中心,解決村民文化訴求、審美需求,又要依靠村民,發揮村民智慧,尊重村民生活方式、文化習慣,充分調動群眾參與生態博物館建設的主觀能動性和首創精神,把生態博物館建設成為培養“三農人”“新農人”的新基地。堅持創新發展,使生態博物館成為區別于傳統博物館的新展示空間、新載體。堅持協調發展,統籌生態博物館與鄉村的協調發展,建立生態博物館與鄉村振興融合發展工作協調機制,補齊鄉村文化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短板。堅持綠色發展,打造綠色便捷的新載體,為鄉村振興開辟綠色文化道路。堅持開放理念,通過展示鄉村特色文化,向國際社會傳遞中華傳統文化魅力,講好中國生態博物館故事。堅持共享理念,實現生態博物館與鄉村振興融合發展成果由村民群眾共享,激發村民參與生態博物館服務的熱情。

                文化主導,依托生態博物館提升鄉村治理水平。生態博物館強調的是保護文化多樣性,提倡村民以“活在當下”的方式傳承和弘揚世代傳承的文化遺產、風俗習慣和生產技術。當前鄉村的現實環境中,地域文化、流行文化和網絡文化等交織,傳統村落需要確立文化主導,樹立社會主義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將村民的共識凝聚到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上來。依托生態博物館挖掘本土道德資源,開展道德宣講,淳化鄉風,涵養文明,促進鄉村治理。樹立美德風尚,弘揚德治教化,有效引導鄉村風氣,凝聚村民人心,形成進一步挖掘鄉村文化遺產,推動鄉村文明提升的鄉村治理閉環。與此同時,文化遺產的保護也能進一步推動鄉風文明建設,提高村民的思想道德水平、文化素質和生產技能,推動文明鄉村建設。

                制度先行,完善生態博物館賦能鄉村振興的協同機制。穩定高效的制度體系是實現生態博物館與鄉村振興融合發展的基本前提和保障。一是構建生態博物館賦能鄉村振興的組織體系,堅持黨的領導,健全博物館與鄉村振興融合發展的基層黨建網絡,構建黨建吸納、治理動員和資源整合的黨建引領行動體系。二是優化博物館參與鄉村振興的互動聯絡機制,夯實鄉村與博物館的多元互動機制,組織專業交流培訓,提升鄉村治理效能。三是建立和完善協作工作機制,完善在文化對接、展覽展示、資源互補、技術互學等方面的工作規程,充分激活民間力量,吸引社會資金在地建設和運營生態博物館,推動政府、村民、投資者等多元主體實現互利共贏。

                數字加持,激發生態博物館賦能鄉村振興的數字化動能。生態博物館通過數字技術在網絡空間打造鄉村新文化空間,有效推動鄉村文化資源數字化轉換和傳播,更好展現鄉村特色文化。完善生態博物館數字化平臺建設,挖掘鄉村傳統文化資源,將文化資源、文化創意和數字技術密切結合,打造現代化農村文化產業。創新生態博物館智慧化宣傳渠道,構建生態博物館融媒體傳播平臺,傳播鄉村非遺短視頻、民間藝術、傳統節慶、特色餐飲等文化資源優勢。利用“互聯網+”優勢,拓寬生態博物館融入鄉村振興的產業鏈條,培養鄉村電商人才,打造數字化鄉村產業,提供農產品預售、博物館紀念品郵寄、旅游項目預告等服務,推動“博物館+產業+休閑+旅游”深度融合,實現農村產品多渠道傳播和精準化營銷。

                (作者為中央民族大學民族博物館副編審)

                【參考文獻】

                ①楊崴、鄧蜀陽:《中國生態博物館的發展延續》,《建筑知識(學術刊)》,2014年第10期。

                ②潘守永:《“第三代”生態博物館與安吉生態博物館群建設的理論思考》,《東南文化》,2013年第6期。

                責編/周小梨 美編/楊玲玲

                聲明:本文為人民論壇雜志社原創內容,任何單位或個人轉載請回復本微信號獲得授權,轉載時務必標明來源及作者,否則追究法律責任。

                [責任編輯:于洪清]
                日本系列有码字幕中文字幕_91久久精品无码一区二区_中文字幕人妻一区二区在线_亚洲欧美成aⅴ人在线

                <big id="lr9vz"></big>

                      <b id="lr9vz"><ol id="lr9vz"></ol></b>

                            <noframes id="lr9vz">
                              <big id="lr9vz"><del id="lr9vz"><del id="lr9vz"></del></del></big>